gledos的博客    归档    关于    Feed    Portal

关于Neko与羽毛的记录

目录:


序:

吸取经验,为了每一个人的明天。

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,我想我是死在为自由而战的冲锋路上, 而这不是一个人的悲剧。

——亚伦斯沃茨

(待续)

张千叶发布的想法的时间轴

  1. 2018-03-14 02:52 张千叶在知乎上发表了想法

    先要咨询一个问题
    我的朋友 @Ayaka Neko 在火车站被父母带走了。
    其父母原因是要将其带回云南老家住院,而其本人倾向于去北京的医院。
    其中 @Ayaka Neko 已经成年,并且上精卫和北六没有给出住院意见(开了文拉法辛)
    我上前争辩的时候被其父亲诬陷为协助自杀,但实际上当事人称其药量都是正常并且自愿服用,我(未成年)争辩几 句之后遭到殴打导致眼角出血,整个过程警察在场,因为赶火车没能走流程。
    那么,已经父母有权利强制将已经成年的子女带回家/住院吗?
    有权利殴打未成年人吗?我选择不走流程的情况下可否让监护人代为走流程?
    现在我与她已经没有联系方式,其父母关掉了通话,一个关机一个只有留言,当事人手机遗失。
    她曾经口头说过与其父断绝关系,并且其父承认(在做 CT 扫描和其他医疗费用的时候拒绝支付,也未支付生活费)。
    那么现在该怎么办?怎么帮到她呢?需要上法庭吗?

  2. 03-14 03:01 张千叶回复

    个人建议报警

    现在是我不清楚行踪,原本是我们去保定,但是她没有上车,所以我不清楚怎么弄。
    另外这个算是用什么理由报警呢?我眼角的伤不是很重,留了点血的程度。
    我还可以补充的是他家庭是离异家庭,离婚协议中监护权归属于其母,但是据一个未公开/不明的协议,转给了他爸爸(不确定)。
    她有社交恐惧和一些人格障碍所以很依赖我,我很担心。
    现在是,我以什么理由报警?其父曾说过这是我们家的事情你就不要管这行的话,并且态度极其差。

  3. 03-14 03:04 补充

    还可以补充的是有一次换药反应过大打了 120,我先打的其父电话,她父亲第一反应是诈骗,然后她用云南家乡话和特有的称呼说是她,其父称 「我没这义务」 救护车和毒理化验都是我和朋友垫付,从头到尾没有任何支付的意愿。

  4. 03-14 19:34 bc

    通过我的父母和 Ayaka Neko的父母的交谈得知她被带回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个旧市,而不是双方与警官所协商的去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做检查。
    想哭。

  5. 03-14 20:03

    现在说一下,有人证,有警官协商录音,还有医院处方单+支付宝记录(能看出来不是其父亲付款)
    大家看看还要啥呢

  6. 03-14 23:18

    先说一下吧,我个人,除开 Neko 家庭问题。在 Neko 被夹走的时候我阻拦了一下,然后被揪住头发一拳打中右眼,现在右眼左眼睑发炎并且右眼视力下降严重,然后一脚踢中我肾左右的部位并让我疼了一天,明天去医院做一下鉴定看看。

  7. 3-15 11:48 bc

    暂时联系上了,不清楚情况。
    我目前在医院。

  8. 3-15 15:35

    目前准备到的是法医拍照,当时伤口的照片,三名证人,以及全家的录像和警察执法记录仪的录像。

  9. 3-15 22:10

    我联系上
    @Ayaka Neko
    了。
    目前她因为文拉法辛的戒断反应在医院,出院之后应该就没事了……
    好想她。
    好想她啊……

  10. 03-16 02:23

    现在
    @Ayaka Neko
    因为文拉法辛戒断(其父母未携带)被送往昆明急救,据称要做 MECT 和 MRI,具体情况看起来还好,开放病房。

  11. 03-16 09:11

    联系不上。正在打医院的号码。

  12. 03-16 10:24

    查看图片 附张图,已在法医拍照并鉴定。

  13. 03-16 13:46

    然后现在被他父亲威胁可能被打。
    还说什么地头蛇之类的。

  14. 03-16 13:48

    貌似是个房地产商,有什么建议么?

  15. 03-17 01:00

    到达医院,这里像看守所

  16. 03-17 11:15

    扑空了,她被父母提前出院了……

  17. 03-17 左右

    我有她本人的姓名身份证,她手机丢失。
    她父母亲和姑姑的电话,被拉黑。
    知道她有两个家庭住址,但是在两个城市。
    目前她帐号一小时上一次,只读消息不回复,怀疑不是本人。
    现在不知道怎么做了。

  18. 03-18 左右

    报警之后警察表示也打不通,并且不受理案件。 律师建议去住址寻找。

    ……

    求助中心电话能给一下吗。 她之前答应我两个星期的。 也是我最大的努力了吧……

    ……

    说明了,警察说就算是成年人也可以被父母强制带走。管不了

    ……

    他们说。只要有抑郁症,任何程度的,不论开不开那个无行为能力证明,父母都可以带走/入院

  19. 03-18 00:24

    强制传唤证人居然不包括被告子女…

  20. 03-18 16:35

    彻底找不到了啊……彻底断了啊……

  21. 03-17 21:09

    我这边说下…
    报案测试过了,只要他们知道带走的是监护人就不会管,并如果得知有抑郁症的话更不会管…已经对警方感到绝望了。

  22. 03-19 左右

    警方认为抑郁症病人不算完全行为能力的样子,并且认为她在父母身边绝对安全

    ……

    直接报案:对方是监护人有权带走
    说明情况:对方还有抑郁症呢,监护人当然能带走了

  23. 03-20 15:03

    右眼已经报废。

  24. 03-20 22:45

    其实算个好消息?右眼视力看不清之后可以考虑戴个眼罩或者换个玻璃珠?

    ……

    视力基本为零~
    医生建议戴眼镜

  25. 03-23 23:13 之前一段时间,可能是23:06 已被删除,已保存到wayback

    那就把这里当成最后一点希望了吧。
    @Ayaka Neko张恩辅 532501199903240612
    被她父亲张竣于三月十六日凌晨一点入住了云南心理卫生中心,并之后被带走
    目前最后已知地点/消息为云南昆明安宁市好孩子三生教育培训学校。
    她手机处于丢失状态。其父母拒绝联系…
    她父亲联系方式为 ‭13888320678‬ 母亲为 ‭13887310860‬
    尝试过报警了…没什么用呢。
    我也做不到什么了呢。
    如果需要更多资料可以私信我
    如果我还活着的话。

  26. 03-24 17:30

    Ayaka Neko
    自杀了。

  27. 03-24 17:34

    Ayaka Neko
    今天下午两点三十四分,抢救无效死亡

    轻伤二级。视力严重下降,加鼻骨骨折。
    视力从 1.0 到三百五十度近视。

  28. 03-26 下午11点左右 樊郕 回复一位在想法下留言的用户

    我是她的家人,我是她的妹妹,她有严重的抑郁症,且每天过量服药,雌性激素和抗焦虑的药,这个你们知道?送去医院是为了让她不要吃药,还有心理辅导,面子?你并不是其中的人,不知道有多痛苦,请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,也不要妄自揣测,更不要当键盘侠,谢谢

温柔——热点扩散

  1. 03-24 17:43 今天向我求助的张恩辅同学,现已离世。内容已删除,快照里看出在20分钟内有69条评论和230个赞。

    通过朋友向我求助 @Ayaka Neko 张恩辅同学现已离世,刚刚和她妈妈通过电话,她在家中自杀,抢救无效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    对不起,我没能帮到她,没能把她救出来。

    我应该早一些看到的,如果再早些报警的话,可能就不会闹到这种地步。

    我们也不能冤枉任何一个好人,安宁市好孩子教育学校是一所正规的学校,没有接收张恩辅同学,她是回到家里才做的这一切。

    我也没办法再苛责她那几乎哭到失声的母亲,和她的父亲。

    只能够说,这是家庭教育和沟通不足导致的悲剧,每一个父母一定要尊重孩子的意愿,并耐心和孩子沟通,强硬的暴力、训斥会影响到孩子们的身心健康,甚至会发生比如现在这样的悲剧。

    请各位家长们一定要引以为戒!

    (完)

    明天我会整理一下,把这件事的经过写出来,希望能够纪录下来这一切。

    张恩辅同学,这个世界对你太不公平了,真的非常对不起,我知道的太晚了,如果我再早一些知道,再早一些采取措施,说不定就能救你出来,真的很对不起。

  2. 19:13希望这场悲剧能让家长们引以为戒,请尊重孩子!

(未完待续)